山行

[花怜]在渊

去不了的默默打个call,真的是剧情超级棒的花怜。

谢安之:

武侠paro,打架比玩乐熟练转头撂担子跑了的王爷x觉得学文救不了天下人改习武了的探花


全文11w+超过lof最大字数了所以只能走 这里


不习惯石墨没有分章的话还可以走 晋江


雷点一览:背景招式瞎编不合常理有,没名字原创炮灰若干,前期冷若冰霜,后期野马脱缰。


只花怜,没副cp,HEHEHE


————


明人不说暗话,我想要一个评论……要不我真不知道无料印多少本有人要了_(:з」∠)_

[花怜]花宝怜宝万圣节喂你吃糖╰(*´︶`*)╯♡

火龙果感动的落泪了

-DDDDDDriver-:

第一次参加花怜活动,和诸位神仙太太一起很紧张哇,疯狂为她们打call,请期待明天!(´。• ᵕ •。`) ♡


沐沐沐沐木须肉:



       一锅终宣!明天10:00-23:00由十三位老师和我为大家带来万圣节糖豆派送!




       Trick and treat !




       看花怜!不捣蛋!




      来#花怜HAPPYHALLOWEEN#tag找我们玩!




















【H 10:00】 @星河百川 




【A 11:00】 @辛四 




【P 12:00】 @😍花城花呗 




【P 13:00】 @渊谷 




【Y 14:00】 @渊谷 (咻)




【H 15:00】 @-DDDDDDriver- 




【A 16:00】 @花酒无俦 




【L 17:00】 @兰亭十六夜 




【L 18:00】 @汉广 




【O 19:00】 @坏油火烧 




【W 20:00】 @柒涵兄 




【E 21:00】 @日月荣木 




【E 22:00】 @橘芮_ 




【N 23:00】 @沐沐沐沐木须肉 












大家明天见鸭\\٩(๑`^´๑)۶////


花怜abo师生pa《本能》05

-DDDDDDriver-:

前文链接看这里:04


1.字数真的爆了,7000+,我昨天没发我是狗我认了。
2.我是剧情流选手 ok
3.会爆字数全他妈因为花怜非要见缝插针谈恋爱
4.甜的甜的,是糖是糖
5.怜的抑制剂被戚容替换给花撞见了,于是情急之下花给他替换成维生素啥的,所以怜打了没用,然后怜发情,花自己装作路过,很骚。(怕有人看不懂,本来是放下章解释,先说出来好了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《本能》05
       谢怜是从没想过自己会谈个这样山崩地裂的恋爱的。
Omega味道的改变是无法欺骗人的,从前他的味道是浅淡温和的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奶味,而被标记之后,透露出锋利的肃杀冷感,独属于另一个Alpha的侵略性提醒着所有接近谢怜的人:别轻易招惹他,名草有主。
       谢怜其实很烦恼自己像个偶像明星一样被很多双眼睛盯着,怪异又孤独的存在,夹缝中微妙的平衡,小心翼翼的,当着Omega和Alpha间争端的“中立国”。如果说最初他的理想是改变这个世界不公正的秩序,那么现在他真是已经磨光所有的斗志了,纯粹是赶鸭子上架。没能奔赴战场,甚至连军人都算不上。一个看似风光却被架空起来的大学教授,一个维护和平的幌子。
      以及……全然背道而驰的理想与生活。
      人在十七岁的时候或许都会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,而谢怜虽然不说,但是他知道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发着光的。而现在……他有点儿沮丧。
但是花城好像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点不一样的色彩。
本应该在伊甸园中永远闭目塞听,而他遵循本能吃下了名为禁忌的苹果。
来路不明的王子站在城堡下面伸出了双手,他就迫不及待地抛下了自己的长发。
面对感情心急又热切。这种状态好像不是好的开端。
但那股张狂的年少热血再次燃烧在肺腑之中,他执拗地拧着一股劲儿,管别人说三道四,我要跟眼前这个人在一起。
什么年代了,Alpha和Omega两情相悦不可以吗?
花城脸上的淤青好几天没消,虽然他不肯说,但谢怜觉得很有可能是被家里人给揍的。工作日的时候,他们晚上偷摸着见面,没有暴露在阳光下,只有月亮和路灯,牵手穿过忽明忽暗的橙黄灯光,在分叉口再缠着讲五分钟情话,然后互道晚安:到了周末,相约深夜场,坐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中,可以在荧幕前肆无忌惮地接吻,辗转唇瓣。
有句诗是这么说的,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,和你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大街上。
但是谢怜很是满足地想,和花城在一起的时候,太阳不太阳的,根本不重要。
但很多事防不胜防的,尤其是感情这种事,无论它的产生或者败露。
几个月后政报开始暴露出跟那些娱乐小报一样的本质嘴脸,不过更会颠倒是非,跟商界大佬的私生子花城谈恋爱,是倒戈支持Alpha阵营?还是花城倒戈向Omega阵营?还是一场阴谋更甚的作秀?谢怜觉得挺好笑的,两个人在一起能是什么原因,大政治家什么事都往阴谋论那边跑,物质,金钱,阵营,却忽略了最本质的那个可能,就是普通的喜欢而已。
花城和谢怜都拒绝任何形式的采访,采取见媒体躲战略,于是到月底,捕风捉影的偷拍已经变成明目张胆的“追杀式”采访了。
几次围追堵截,甚少得手。
某一日周五傍晚,学校后边的小路也彻底被挖出来了。
    后面的人乌压压一片扛着长枪短炮,前面两个人跑得脚不沾地,一地凄惨的香樟籽被踩得稀烂,流出的紫黑汁液让整个街道看上去像是大型车祸现场。谢怜回头看了一眼,看起来跟拍电影大片一样,实在忍不住地发笑,“真是像被追杀一样。”
“比起追杀,我觉得更像是私奔。”花城紧紧握着他的手,逃跑途中还不忘放到唇边亲一口。
暴风雨即将来临,海面浪涛汹涌,而他们却只想着有关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故事,好像是有点不合逻辑。木已成舟,躲了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,总会有坦荡面对媒体的那一天,但他其实想推迟一些,再推迟一些也好。
像是为了应景,此刻天空下起了大雨,滚滚乌云撕开湿重的空气,雷鸣声伴随闪电轰然降临,这大概是老天爷给落难情侣的专属定制。
在豆大的雨滴落下来之前,花城率先将他拉入怀中,伸手挡在他的头顶,两人躲进了昏暗的小巷中。外面的白光时隐时现,在他们面容上镀上一层严峻的银霜。各自口袋里的手机不断震颤,连带着胸口都开始发麻发痛。
谢怜打开看了一下,手指缓慢地在屏幕上滑动,消息已经有几十条了,大部分是来自于Omega人权组织。
肯定有人进行了现场直播,于是一直以来的谣传得到证实的瞬间,原本矜持观望的组织坐不了冷板凳了,扯下脸皮开始直接精神崩溃。
“谢怜先生,请问你在做什么?!你是被邪恶的Alpha胁迫了吗?”
“希望你能记住你在《受刑者》中所说过的话,你将为全体Omega的未来奉献自己的一生,你说过自己永不会停止抗争。”
……
最后十几条消息都是相同的血红大字,“YOU BETRAYED THE REVOLUTION.”
癫狂又恐怖,那刷屏的红字像是一道道干涸的鲜血,凝固在他心头,令他双眼发胀,倍感压抑。
可是在这样的重压之下,谢怜的思绪却还是停滞了一会儿,然后又缓缓地转动起来。他在想,《受刑者》是个什么东西?我什么时候写过或者说过?是那些吹得乱坠的盗印宣传册吗?这种目的性极强的煽动性言语,挂上他的名号,到底有什么目的和深意。
Omega权益的形势是肉眼可见在好转的。自那场战争过后,和平年代Alpha的强权政治已经遭到了众多非议,针对Omega的新抑制剂正在研制,法律正在修订,议会正在商讨。但是为什么,Omega群体的情绪还是这样日益高涨,甚至开始公然和Alpha对立起来,颇有你死我活的气势,要说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,他是绝对不会信的。
因为他们曾经不是这样的。
或者说,虽然有一丝端倪,但绝没有这么极端。
和人权组织有联系还是在一年前,那时他刚上完课,外头秋风吹得那样大,他裹着大衣冷得牙齿打颤,步履匆匆往家赶,瞥见路边几个白白净净的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在发传单。
一眼可见的纤细苗条的Omega身材,男的女的,统一的薄制服,鲜艳的红袖章,大半截白净的手肘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,人看着都觉得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可他们依旧昂首挺胸,像是拥有着数不尽的青春热情,越寒冷越自信,越发燃烧得肆意,黑色的瞳仁里都要冒出火光来。
纸张伴着枯黄的秋叶,在狂风中四散而飞。
谢怜伸手抓住了一张,白纸黑字,上面印的正是雪莱的《西风颂》,If Winter comes,can Spring be far behind?
那时候他们好像还是充满希望的。
也正是因为这首诗,他才叫住这些孩子,请他们去甜品店喝奶茶暖暖身子。
这一群Omega是在运往黑市途中被解救出来的,大多是未成年人,供有特殊癖好的富裕Alpha阶级玩弄。最终仲裁法庭出于人道主义,又因为解救者与舆论的压迫,他们被保住了。由于这是新帝国成立后第一桩Omega维权胜利的案子,当即起到了轰动效应,从此载入史册,被命名为“解冻事件”,意为春天到来,世界开始解冻。
那天自此之后,他们开始着手操办Omega人权组织,保护协会等组织。在名声大噪之后,也没有人敢轻易对这个日趋庞大的组织成员出手,即使他们是Omega。
“我相信你们会得到自己想要的。”谢怜是这么对他们说的。作为一个混得还不错的有名Omega,他的鼓励无疑是很有效的。他能感受到这些孩子的眼睛在一瞬间被点亮,他们面面相觑,露出破冰后欣喜的笑容,然后希望的火焰从裂缝中探出头来。
“谢先生,你是说,你是支持我们的?”其中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孩子瞪大了眼睛,几乎是不敢置信地问道。她两手撑在桌上身子往前倾,手上琐碎繁复的挂饰撞得一阵叮当乱响。
“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平等,我自己也在这条路上奋斗着。”谢怜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有些拘谨害羞地笑了。他摸爬滚打了很多年,看似风光,其实完全不知道走到哪里,连路是黑的,进也不行,退也不行,其实境况很是尴尬。
如今回想起来还是非常美好的相遇,他们在甜品店里互相鼓励着,啊,你是Omega,我也是,我们只要努力就会有明天。
但现在的形势好像是没有明天了。
谢怜的开始有些恍惚了,雨下太大,除了刺目如血的红光,屏幕已经糊得看不清其他任何文字了。
如同雨打芭蕉,他的睫毛上落满了沉重的雨水,源源不断,打得他几乎快睁不开眼睛了。花城终于把谢怜的手机摁灭,伸手抱住了他。那宽厚的手掌覆住了他的后脑勺,轻轻地一托,像是端着一件名贵的瓷器,让这个人藏进自己的怀中,然后慢慢收拢臂膀。
他很高,笔直的Alpha军人身躯在雨中像是一堵坚实的墙,即使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也绝不会倒下。
“你没有错。”他叹息着说道。
“我知道的”,谢怜用力回抱住他,将湿淋淋的脸埋在花城的肩头,打湿的眼睛既然睁不开那就不睁了,“爱一个人有什么错。”
等到雨势渐渐小了,昏黑的天空开始透露出灰白的里衬,他们便要各自回去了。
花城说要送他,他摇了摇头拒绝了,心里头门清,“你那边也棘手得狠吧?就先别管我了。”
“这不一样,现在不看着你,我心里慌,一慌就什么也做不了”,花城握住了谢怜冰凉的手,他很想把衣服脱下来给谢怜披上,可惜自己身上的衣服湿得更厉害,“回我公寓吧,暂时跟我先住一起,好吗?”
谢怜抬起眼睛看了看花城,要出口的拒绝不知怎地又千回百转地咽回去了,他看上去有些紧张。那么高大的一个人,低头紧握着他的手,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,眼神湿漉漉地像一只小狗,浑身上下都在传递着“别拒绝我”四个大字。
心一下就软了,于是他只能说:“好吧,那我先回去取衣服。”
花城立马接上话茬,几乎是不容拒绝的态度,“我送你。”
到家之后谢怜翻箱倒柜地找衣服,他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,对于他自己来说都是很合身的,但可惜没一件能给花城换的。
花城身上滴着水,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下,眯着眼睛打量四周。谢怜的家还是跟他小时候见的一样,地上铺满了白色柔软的地毯,视线所到之处,绿植花架,棕色的小茶几以及灰色的布艺沙发,所有琐碎的家居物品都在谢怜的组合中展现出超凡的可爱,空气中浮动着热爱生活的人特有的清甜的香气。
从十一岁到十九岁,他再一次站到谢怜家门前。
这次以爱人的身份,应该是有足够的勇气登堂入室的。
里边谢怜已经在催他进来了,花城甜蜜而局促地自顾自笑了一下,准备抬腿换鞋。
他忽然发现脚边的静静摆着一封浅棕色的信,大概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,隐秘而无声地躺在蹭脚垫上,像是被打包好的礼物,正等待着这个房子的主人发现。谢怜刚才火急火燎地闯进门来,没有注意。花城于是伸手把它捡起来了,随意翻过来瞥了一眼,他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癖好,只是帮忙捡起来准备等会交给谢怜。
可就是这随意一瞥,让他发现了不对劲。
火漆封缄,上面是银白色的悲喜面标志。
花城觉得自己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,心如擂鼓,几乎是有些粗鲁蛮横地扯开了信封,微湿的手指颤抖着洇湿了薄透的信纸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简洁的四个字。
落款是Mr.White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悲喜面标志,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反动组织的徽章。
成员不明,动机不明。爆炸即是艺术,杀戮即是所有。就像一条四处作乱的滑溜溜泥鳅,在人群中拱来拱去,你既捉不住它,也不明白它到底想干什么。就连军校上课也粗略地介绍过这个诡异而恐怖的组织。
这种东西怎么会跟谢怜扯上关系。直觉让花城感受到了浓度极高的危险,他并不希望谢怜感受到这种危险,他目前的状况已经够糟糕了。
谢怜忽然从房间里探了个脑袋出来,发现花城居然还像个木桩子一样站在门口,他狐疑道,“出什么事了吗?怎么还不进来?”
花城把那封信迅速藏到身后,单手揉成团,苍白的指骨在暴戾的按压下鼓起青筋,力道大到如同要将此封信化作齑粉,仿佛它从来没出现过。
他微笑着说,“没事,我现在就进来。”
各自泡过澡后,花城的衣服搭在暖气片旁边烤干,他只能披着谢怜珊瑚绒的浴袍坐在床上,穿着棉拖鞋,整个人透着一种不合时宜的滑稽感,除了那种因衣服太紧而产生的绑缚感之外,更多的则是谢怜同款沐浴乳的香气给他造成的窒息和迷幻。
谢怜正仰头站在衣柜前取衣服,未擦干的黑色短发还在滴水,透明的水迹横亘过象牙白的脖颈,把卷起来的衬衫衣领然成深色。
这样的头发看上去服帖而柔软,花城于是走过去用毛巾给他擦干,然后换上自己手指穿插在谢怜潮湿的黑色短发中,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捋顺着,像是在抚摸一只猫的脊背,从毛茸茸的脖颈到尾巴,因为过于流畅而陷入无法抑制的循环。
“别闹了!”,谢怜无奈地偏过头将他薅羊毛一样的手拨开,真是搅得他心烦意乱。他有点奇怪的收藏癖,从小到大很多舍不得扔掉的东西都塞在柜子里,于是翻找起来有点麻烦。袜子总是见缝插针地塞在四处,他踮脚伸手去够,用指尖去掏,总还是差一点距离。
不让弄头发,花城就捏了捏谢怜的后颈肉,拇指在脆弱的腺体上按着打转,谢怜这里很敏感,一弄身上就没劲儿了,他皱着眉轻微地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倒抽了一口气靠在花城怀里,藏在拖鞋里的脚趾蜷缩起来,“别……”
花城轻轻揽住了谢怜的窄细的腰身,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胳膊摸向衣柜深处,爱抚的电流穿透过整条手臂,五指交缠进指缝,他贴在谢怜发烫的耳朵边上低声说,“要拿什么,我帮你?嗯?”
“袜子……袜子在里面。”谢怜梗着脖子说了,花城就很恶意地紧贴着他,帮他把里面的袜子掏出来了。拿出来一看,嗬,特别喜庆的一双红袜子,他噗嗤一声就笑了。谢怜很是懊悔,脸红成袜子色的。图方便买了一个纯色系列的,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灰应有尽有,怎么就刚好摸出这个大红色的。
花城还很贴心的继续挑逗,“内裤也要帮忙拿吗?塞哪儿了?有红色的吗?”
这家伙蔫儿坏的。
谢怜算是看出来了,拿胳膊肘子捅花城坚硬的小腹,想挣脱出一丝缝隙来,“你别瞎说,我没有……”没有什么呢?没有红内裤?谢怜脸皮薄,才不打算说出来,只继续在柜子里找其他的东西。
“咦?”他从没注意到角落里还放了个纸盒子,上面布满了他小时候乱涂乱画的蜡笔画。他自己也记不清这里边到底装着什么,于是伸手将它取了出来。
打开的瞬间,细微的灰尘漂浮进肺中,呛得他眯起了眼睛。他很快就记起来了,这里装着他五岁到十三岁的信件,全是来自同一个人。
时间隔得太久了,信封捏起来脆薄得像一片枯叶,黑色墨水的笔迹已经变得浅淡了。
不知怎地,花城此时又嗅到了危险的味道,一种敏锐的直觉让他露出了擅长的笑容,故作漫不经心道,“什么东西?谁给你的情书吗?”
“不是情书,是小时候结识的一位……额……笔友吧……”谢怜专注地盯着这些信,甚至没有注意到此刻花城拙劣的演技,他在想,该用什么样的措辞去形容印象中这个人。
五岁的时候,原本寄给某位亲戚的新年贺卡阴差阳错寄到那个人手中,结果收到了更漂亮的贺卡和回信,金色漂亮的签名,Mr.White,意气风发,出尘飘逸。
谢怜很喜欢他的签名,以至于到现在自己的字迹里还有刻意模仿的痕迹。
和这位白先生的信件来往横贯了他一整个童年,不得不说在各个方面都对他产生了诸多影响。他五岁时,这个人十七岁,也算是一生中最好的年纪了。看什么样的电影,看什么类型的书,甚至于玩什么游戏做什么运动,白先生都给了他很多建议,无形中塑造了他的三观和审美,以至于本身就足够优秀的谢怜,更是比同龄人高出一个层次。
所以他印象中这个人是无所不能的,温柔,善良,优秀,循循善诱,是一位很好的启蒙老师。
最后一封信是透露的是他军校毕业要申报进国家研究院,谢怜很高兴地祝福他,说我长大也要跟你上一个学校,我想参军入伍。
然后,自此就杳无音讯了,谢怜伤心郁闷了好一阵子,给白先生写的信全都石沉大海了。
现在想起来,可能是工作原因需要保密吧,研究院的人与家人都要断绝联系,何况和一位小笔友呢,除却怀念,便只剩下遥远的祝福了。
谢怜轻轻地把盒子盖上了,放回衣柜深处,像是为自己珍重的回忆安置一个栖息地。
一直在安静听谢怜叙述的花城说话了,他有些犹豫有些试探,眉毛轻轻地上扬,“如果,你们再见时,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呢?”
“啊?会吗?”,谢怜慢慢站直了身子,他倒是没考虑过这种问题,“人会改变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这世界上有不会改变的人吗?”
“有啊”,花城脸上开始展露少年志在必得的表情。他鹰隼一样盯着谢怜,非常缓慢地,掷地有声地说道,“我。”
那视线烫得灼人,像是烙印一样的承诺,本来是轻狂的,他说出来却像是真的八百年都不会改变一样。
“真是敢说啊。”
少年的心性是不是总是如此,炽烈直白。
“我敢说,也敢做。”花城摸了摸谢怜的鬓角,亲昵地低头去蹭他的额头,“你得信我啊,谁变了我都不会变。但是如果你不信我,我就会变得很坏。”
“你这是在撒娇吗?你多大人了还撒娇”,谢怜轻笑了一下,也踮脚跟他碰了碰额头,然后伸手捧住他的脸,跟哄小孩子一样,“我信你,全世界我最相信你。”
花城把头埋在谢怜颈窝没说话,只静静地呼吸着,吐息都埋藏在发香之间。
他是知道自己性格里藏有非常可怕的东西的,那些年少时候埋在心底的阴鸷,对这世界的不满和愤怒,像一枚不定时的炸弹,谢怜拿着他心脏的引爆器,可以救他,也可以杀他。
“诶诶诶,放开我,你衣服要烤焦了。”谢怜嗅到焦糊味道,身姿像一条害羞的小鱼,轻易灵活地挣脱了他的怀抱,跑去暖气片那边了。
花城静静站在原地没有动,甜蜜安定的滋味尚且还在心头倒转回味。
然后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,屏幕显示是引玉的来电。
他避开谢怜,走到玄关处接听,还没说“喂”字,那边引玉的声音像是要冲破无线电波一样急促,因过分焦急而有些慌张失措,“少爷……他的抑制剂果然有问题……”
花城轻轻地跳起了眉,此刻语气显得非常平静,只不过是平静中酝酿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狂躁,指骨捏得咔咔作响,“我不知道有问题吗?给你三秒钟,挑重点说。”
“成分太复杂了,一时半会儿说不清,一开始以为是有毒或者迷药什么的,但是化验结果是说跟基因改造有关……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……”
引玉那边用肩膀夹着手机,手里翻着厚厚一沓纸,脸上露出错愕而又费解的表情。
而花城呼出一口冷气,干脆利落地把电话挂断了。
甜蜜的,混乱的,压抑的,疯狂的,忽然全都无序地盘踞在心头,令他双手颤抖,大脑混乱。
事情比想象中更加更加更加复杂。
该怎么保护这个人呢?我能保护好他吗?他开始手足无措,神经质地放任夸张的想像飞驰于脑海之中。
“你躲玄关后面干嘛呢?”
谢怜突然出现的声音像是一道清明神志的铃铛,在黑暗中划过光芒。
他拖着行李箱出来了,万向轮静静地擦过瓷砖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然后把熨平的衣服递到花城手中,笑着说,“换衣服去吧,我们回家。”
衣服尚带余温,妥帖温暖地覆盖住花城的手,令冷冻的血液再次涓涓流动,暂且压制住纷乱的思绪。
他抬起眼,眼中的暴戾和躁动在这个人面前收敛得一干二净。
然后他抱住了谢怜,再次用力重复了一遍眼前这个人说的话,语气里充斥着令谢怜一头雾水的的笃定和温柔。
……
“嗯,我们回家。”

真茗ू:

你在哪?


——遇见你之前,我一直在流浪。 


怜怜在p2www

【整理向】花怜车 自行车三轮车跑车全都有

重温目录!

氪与肝轮回不止氪金大佬一刀9999:

一个好吃的花怜车的不完全整理,老司机不带我,只能自己开黑车系列


 


先是我最爱的梗,花怜各种年龄差操作,各个阶段的花怜都会有,小花小怜是世界上的瑰宝


十七岁小傻瓜的洞房花烛夜


桃之夭夭(大花小花×怜怜)


利滚利(大花小怜)


大花小怜的温柔乡之旅


简单粗暴失忆车(大花小怜)


本次列车开往铜炉山幼儿园


久旱逢甘露


陨星梦语(可爱小花在线卖萌)


南柯梦


无名花×怜怜


芳心(芳心怜没有肉)


鬼市大佬今天如愿以偿了吗


倦寻芳


昭昭


别惹黑心怜(小怜大怜飞升怜vs花花


再见倾心(大花小怜)


士兵花×山洞里的怜怜


梦中游(大花小怜失忆梗应该走剧情向目前没有肉)


黑化花怜,这个大多都是无名和当时快要黑了的怜怜


沉沦


你们拿错剧本了(没肉)


恶生




万劫不复


太子殿下选妃记


无题


蛊惑


无名花×祸世怜


还有很多想整理的但是我只是一只咸鱼……随意整理向不知道有没有第二弹系列最后为大家推荐太太吧,是的我太懒了,麻烦你们自己点进去看吧,躺尸


解玉太太车多肉香


六六(话痨博主各种神奇play高产似那啥




最后,不定时更新看扫文速度而定,基本是这两个主题的都会不定时往里面塞新文推荐

我真的觉得此生不换和花花的契合度是200%   ,内心躁动无比(剁手)

收货摆拍一下,带入花怜猥琐笑出声,不行我要疯辽,止不住的痴汉姨母笑((O(# ̄▽ ̄)O)

好想看怜怜窝在紫藤花架下浅眠,繁盛的花簇挡住午后阳光,鲜妍的紫藤花垂落在温润少年的眼角眉梢,岁月静好